九州体育首页-盖茨基金会CEO:疫情“叙事之争”下,以透明严守政治中立

九州体育首页-盖茨基金会CEO:疫情“叙事之争”下,以透明严守政治中立

“这次疫情是现代社会第一场真正意义的大流行病。这就像一场世界大战,不同的是,这次我们都在同一条战线。”比尔·盖茨日前向全球读者分享了他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思考。

4月15日,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宣布,将追加1.5亿美元捐款来支持全球抗击疫情。这些赠款将被用于资助疫苗、药物和诊断工具的开发,还将重点关注非洲等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帮助它们增强检测的能力。在此之前,盖茨基金会曾承诺拿出1亿美元支持全球响应行动。

作为全球最大的私人基金会,盖茨基金会通常将相当一大部分资源用于减少传染病造成的死亡。比尔·盖茨曾呼吁,全球应当对大规模流行病做好准备,特别是应该加大对疫苗研发的投入和帮助贫困国家和地区建立更加完善的公共卫生体系。

对此,盖茨基金会CEO马克·苏斯曼近日在接受包括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目前疫苗尚未成功研发的情况下,全球无法完全回到疫情前的状态。而即便在各方加速推进研发的理想情况中,最短也需要12个月才能看到疫苗问世,大规模交付则需要18个月。

同时,苏斯曼表示,“我们只有将地球上每一个角落的新冠肺炎病例都实现了治疗和救治,才能真正地终结疫情。”在这个过程中,“慈善机构永远不能取代政府和私营部门的角色。”

如何帮助非洲抵御疫情次生灾害?

北京时间4月28日,全球已累计确诊新冠肺炎300万例,除了美欧等疫情“震中”外,公共卫生资源相对落后的全球发展中地区的疫情蔓延趋势,也成为研判疫情下一步走向的重点。

截至28日,非洲已累计确诊超过3.2万例,拉美则达到了令人揪心的17.5万例。土耳其、印尼、印度等亚洲人口大国的确诊数字也在节节攀升。苏斯曼认为,全球大流行需要各国合力应对。在疫苗问世之前的等待期内,国际社会应将更多的注意力投向非洲等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目前,欧美等部分发达地区渐渐出现了疫情得到控制的苗头,但一些人口密集的发展中国家情况令人担忧,社区隔离、接触史追踪等在发达地区行之有效的抗疫思路,未必能复制到发展中国家。

相比欧美,非洲还承受了更多的疫情次生灾害。粮食安全、就业形势甚至政局稳定都可能遭受疫情冲击。资源的匮乏也让非洲各国政府难以像美欧那样推出雄心勃勃的经济刺激计划。苏斯曼认为,这需要国际社会施以援手。

“我们很担心新冠肺炎疫情给非洲带来的次生影响。如果疫情在非洲蔓延,可能会让过去二十多年的发展成果面临功亏一篑的风险。但即使非洲不发生疫情蔓延,为此采取的封锁措施也可能给本来就脆弱的经济造成影响,因为非洲国家政府缺乏相应的资源,无法像美国等其他国家那样采取经济刺激措施。”苏斯曼说。

“因此希望国际社会能向这些非洲国家施以援手,比如减免债务,或者通过多边组织向非洲提供支持。这样的多边组织包括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组织,还有非洲发展银行或者亚洲发展银行等地区性银行。我们还希望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这类机构,能够利用自己的金融工具向非洲国家提供广泛的经济和金融援助,来帮助非洲避免发生粮食安全或其他危机。”他表示。

以清晰透明应对政治化叙事

“我其实希望我们的影响力小一点”

除了疫情本身,由疫情带来的政治性讨论同样受到关注。本月早些时候,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中止出资捐赠世卫组织,在美国国内,世卫组织和盖茨基金会等非主权国家组织遭遇舆论风波,其中甚至不乏阴谋论。

“目前,盖茨基金会是世界卫生组织的第二大捐赠方。”苏斯曼说,“从某种程度而言,有人问盖茨基金会是不是影响力太大了?我会回答:的确,但我们多希望其他政府和组织可以积极伸出援手,让我们的影响力小一些。我知道,最近世卫组织刚刚从中国收到了又一笔慷慨的捐助。”

4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盖茨基金会是中方和国际社会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合作伙伴之一。疫情发生以来,中方科研机构与盖茨基金会就新冠病毒致病、防治等开展合作研究。日前,盖茨基金会还宣布了新的捐款,资助新冠病毒诊断工具、药物和疫苗研发,支持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机构加强疫情防控国际合作,并反对借疫情搞污名化。我们对此表示赞赏和欢迎。

“事实上,世界需要有更多的资金来支持WHO以及其他各个维护全球健康的多边机制;支持的资源如果足够丰沛,我们的捐助理应是其中很小的组成部分。”苏斯曼说。

关于特朗普决定暂停资助世卫组织,苏斯曼认为,尽管世卫组织如同其他任何多边组织一样,并非尽善尽美,但现在并不是考虑撤资的时候。“现在,我们需要通过世卫组织和其他类似多边机构团结一致、共同应对这次危机。”

“在成功应对这次疫情危机后,美国、中国以及其他各国都应当共同商讨如何构建一个更好、更强大、资源协调更顺畅的全球健康治理体系。毫无疑问,这样的体系需要更多的资源、更大的权威性,因此世界各国共同提出建议非常重要。我们现在必须团结一致才可以。”苏斯曼表示。

不过,眼下,一些媒体报道对欠发达地区的援助行为时也难免套入竞争或地缘政治的语境,还有人提出了“叙事之争”(war of narratives)的概念,认为各方正围绕疫情展开话语权争夺。“政治化”为疫情的解决方案投下阴霾。

对此,工作遍及多个大洲的盖茨基金会主张多边机制应在疫情应对中发挥重要作用,苏斯曼还强调了政治中立性。“应对政治化叙事的最佳方式,就是在工作中保持清晰和透明,这包括工作内容、策略和成果等等。如果能清晰地说明这些问题,就可以阐明基金会的努力真正在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挑战。”

在苏斯曼看来,当务之急是应对危机和挑战。

“新冠肺炎正是我们面临的紧迫挑战,同时还有许多其他例子,例如我们正在与中国的合作伙伴一起努力,看是否可以把中国消除疟疾的经验应用到非洲,帮它们加强防治措施。”他说,“同时我们认为现在是建立伙伴关系的好时机,包括中美双边合作,以及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和非洲疾控中心等机构建立多边的合作伙伴关系。”

You may also like...